文学赏析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二零四五章 血池之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第二零四五章 血池之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06 整理:本站 点击:23次
这种鲜血很诡异,竟是蚀穿了虚空,充斥着一种无比阴冷的气息。 “这是邪血,融合了无尽深渊邪物的鲜血……”胡三爷陡得近乎。 狂暴杀意涌动,无尽邪气弥漫,在狂潮般的鲜血中,有着一道道可怕...

第二零四五章 血池之门至尊剑皇最新章节

这种鲜血很诡异,竟是蚀穿了虚空,充斥着一种无比阴冷的气息。 “这是邪血,融合了无尽深渊邪物的鲜血……”胡三爷陡得近乎。 狂暴杀意涌动,无尽邪气弥漫,在狂潮般的鲜血中,有着一道道可怕身影出现,正是秦墨等此前见过的邪物模样。 “这是陷阱吗?”银澄大叫,迅速结印,布置重重祖阵禁制。

鲜血狂潮中,那些可怕身影晃动,似是随时要杀出来,其数量无穷无尽。

秦墨一行同伴遍体生寒,以他们的实力,对付数头邪物倒是不在话下,如此数量的邪物大军,如何应对?“邪物之王的杀念!”尚骨冷哼,身形晃动,已是消失在甲板上,其速如电,冲入鲜血狂潮中。 下一刻,无边凄厉的咆哮响起,鲜血狂潮炸裂开来,燃起一股股黑烟,充斥着令人作呕的臭味。 这些鲜血变了,漆黑如墨,四周墙壁也是变化,呈现千疮百孔之状。 一行同伴这才明白,之前所见的洞穴是幻象,这里早已被邪气腐蚀的不成样子。

甲板上,尚骨再一次出现,他身上披着绿焰之铠,气息更强大了,实力似是又有精进,隐约突破了主宰境。 “乖乖……,这是主宰境之上,破灭之力的气息么……”银澄瞠目,眼中有着向往,对于如今的古幽大陆,主宰境之上的层次,乃是可望而不可求了。 “必然是主宰境之上,若是尚骨完全恢复力量,或许是更高一层,接近界使的存在。 ”圆盘之灵做出判断。

一行同伴目瞪口呆,都说中古时代那场大战后,古幽大陆难有主宰境之上的强者出现,为何在中古时代末期,会出现尚骨前身那样的恐怖强者。

“能够终结一个时代的实力,难道是主宰境,或是更上一层的破灭境能够做到的吗?古幽大陆隐藏的存在,可没有一个简单的,一个大陆主宰境也想终结一个时代,那是做梦。 ”圆盘之灵理所当然说道。 此时,尚骨神情却是有异,他目光如电,盯视着千疮百孔的墙壁,充斥着威凌天下的杀伐。 “无尽深渊,邪物之王!可惜,中古时代之末,那场大战中被它逃脱,竟在此埋下这样的陷阱。 只是,这陷阱是它在中古时代设置,还是之后……”听着尚骨的喃喃自语,秦墨等心神俱震,这番话语透露的信息,着实是惊世。 难道说中古时代的终结,与无尽深渊的邪物有关?中古时代的终结,是尚骨前身,与邪物之王的大战导致么?按捺不住好奇,一行同伴趁此机会,询问中古时代终结之秘,尚骨则是摇了摇头,不愿提及太多。

“中古时代的终结,实非我之愿,谁也不愿终结那样的时代,可是,事与愿违,或许,这就是难以两全的无奈……”尚骨长叹,看了看秦墨,蕴有深意道:“将来,你或许与我一样,会遇到那样的两难。 我只希望,那时的你,能比我当时,做出更好的选择。 ”随即,尚骨没有说什么,催动竹舟,穿过这片洞穴,朝着更深处进发。 洞穴深处,乃是一座巨门,猩红如血,却是再无邪气,散发着沉重如山的威压。

安雷城有些腿软,竟是无力承受这样的威压,他心中骇然,自身修为已是皇主境后期,竟连这样的威压都承受不住。 秦墨等倒是无恙,却也感到莫大的压力。 “这座巨门后,就是血池所在么?”银澄喃喃自语。 走到近处,秦墨仔细端详,却是发现这座巨门是后来铸成,并非一开始就存在。 伫立门前,巨门上的威压,如同巨岳倾倒,有种山崩地裂的威凌之势。 “这巨门上的痕迹,难道是……”秦墨有些震动,他是认了出来,巨门边角上的一些痕迹,乃是幻天极神剑的印记。

这座巨门似是由那口巨剑,一剑一剑切出来的。

昔日,幻天极神剑主果然来过这里,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,幻天极神剑主要为这里铸造一座巨门。

砰!尚骨突然抬掌,拍在巨门上,可怕反震力传来,秦墨等纷纷后退,避免被波及。

巨门上,一道道雪白纹路出现,交织成一行神秘的印记,似是一种古老的文字。

胡三爷眯着眼睛,他认得这种古字,却是惊异不定。

因为,这一行古字的意思,是告知尚骨的前身,不要开启此门,原地返回。 秦墨等面面相觑,都是震撼不已,尚骨前身的爱侣,竟真的来到这里。

当初,究竟发生了什么,尚骨的爱侣要痛下杀手,将其同伴悉数杀害?“果然……,你果然来了这里……”尚骨大吼,再难保持平静。

轰!尚骨咆哮,并没有运转力量,却从其体内,腾起可怕的压力,那是神魂的威压,让人窒息。

拥有【蕴地之炎】的生灵,与天眷生灵相似,其神魂也是无比强大,碾压同阶强者,更遑论秦墨一行,自是承受不住。

一道光辉亮起,从胡三爷怀中射出,那块宝盘发动力量,形成一面光盾,挡在秦墨等面前。 此时,那座猩红巨门震动,一股股血色雾气涌出,令人头皮发麻的气息蔓延。 “这血气中,蕴含无比精纯的巨头精气之力!”一行同伴发现了这一点,心中既喜且惊,喜得是这座巨门之后,十有八九就是血池所在。 惊的则是,一道叹息声响起,在秦墨等耳边回荡:“你终于还是来了,为何不听我劝,执意要来此寻我。

我在你神魂中,种下了禁制,你又是如何解开的?”这声音很曼妙,若非此地无比诡异,中肯的评价,这声音宛如天籁。

可是,一行同伴此时的感觉,则是毛骨悚然,全身汗毛一根根都竖起来了。 咔嚓……那面光盘呈现裂痕,即将龟裂,圆盘之灵大骇,连忙催动力量,再次凝固光盘,抵御血色雾气的侵蚀。 秦墨等则是后退,远离这座石门,唯有尚骨一个,伫立在石门前,默然不语。 “丫的……,这真是尚骨前身的妞吗?怎么感觉比她男人还要生猛!”银澄龇牙,它全身的毛皮都直竖起来了,这是对危险的本能反应。

秦墨等神情凝重,他们看到石门上,一道血色影子浮现出来,身段婀娜,却是散发着无比慑人的气息。

“真的是你!”尚骨开口,声音很艰涩,也透着难以置信。 “自然是我,当初你的记忆虽被我抹去,但是,潜意识里难道不明白,我的去向就是在血池中么?否则,时隔这么久,你又为何来此?”那血色影子缓缓说道。

“我那些兄弟,是你杀的吗?”尚骨又问道,面庞有些抽搐。

“是。 他们皆死在我手。

”血色影子回应。

咚!狂暴气机沸腾,尚骨仰天长啸,陷入癫狂之中。 后方,一行同伴都是暗中叹息,能够明白尚骨的心情,长久以来的追寻,却是这样的答案,任谁也接受不了。 秦墨沉默,他之前就猜测,或许尚骨前身,与之爱侣间发生的一切,骨后早已洞悉,才阻止其来此。 轰!尚骨翠绿长发飞扬,他的气息不断攀升,如同天地熔炉,达到了顶点。

“开门,以你真身与我一见,做个了断!”尚骨低吼,双臂舒展,做了一个玄奥的起手式,准备动手。

同时,他弹出一道光焰,形成护罩,将秦墨等笼罩进去,护持其安全。 “这又何必,你我之间,曾那般亲密,你真的忍心与我动手?”血色影子淡淡说道。 “无论如何,昔日之事,要有一个交代!”尚骨沉声开口,骤然出手。 轰隆!一阵恐怖的碰撞爆发,秦墨等眼前一片模糊,即是有绿焰护罩,光盘屏障双重阻隔,依然被震得头晕眼花,什么也看不见。

前方,那座巨门前,似是形成一个无形的独立空间,两个身影在其中交手,速度快到了极致,难以捕捉踪迹。 这是主宰境之上的强强对决,与秦墨等此前经历的不同,乃是在现世中真实发生的。 “呕……”安雷城直接呕吐了,承受不了这种恐怖的压力,他面色苍白,透着难以置信,身为皇主境后期的大高手,竟会出现这样的丑态,实是不可思议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赏析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www.hy550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