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学赏析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当代诗歌 > 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娓娓道来(三)沧狼行最新章节

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娓娓道来(三)沧狼行最新章节

时间:2019-07-07 整理:本站 点击:9次
何娥华冷冷地说道:“武当叛徒而已,你和你师父都一样,我才不想听你们的借口呢,耿少南,你明明可以选择正途,就算你是皇子,如果你没有野心,也可以象从前一样地在武当过下去,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条路?你以...

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 娓娓道来(三)沧狼行最新章节

何娥华冷冷地说道:“武当叛徒而已,你和你师父都一样,我才不想听你们的借口呢,耿少南,你明明可以选择正途,就算你是皇子,如果你没有野心,也可以象从前一样地在武当过下去,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条路?你以为你这样不择手段地强娶了我,我就会爱你吗?”耿少南的双眼中泪光闪闪:“我知道,当这一切都给揭穿的时候,你肯定是会恨死了我,但是我不后悔,因为我毕竟努力地去争取了你,虽然手段不见得光明,但是我对你的心,是纯净的,没有一丝一毫的虚伪,我早就可以下山夺位,但却一直留在武当,不是为了你,又是为了什么?”何娥华扭过了头,不想看耿少南的双眼,可是语气却是稍稍地缓和了一些:“我不想听你这些话,现在你再说如何爱我,我都不会信了,耿少南,你为了夺位,不惜杀害紫光师伯,伤害我爹,我怎么能原谅你!”耿少南咬了咬牙,沉声道:“紫光师伯在我师父救走陆炳的时候,与我师父对了一掌,他的武功极高,能看出我师父刻意隐瞒的武当纯阳功,所以就开始怀疑起我师父和你爹来,因为只有武当三老有这样的功力,一试之下,看出了我师父受了内伤,基本上就认定了武当的内奸是他。

我师父也觉察到了这点,所以只能先下手为强了。 你爹之所以跟紫光师伯见了一面后就开始对我态度大变,就是因为紫光师伯跟他说了,我爹很可能就是救走陆炳的人,所以连着我也给怀疑了。

”何娥华冷笑道:“做下这样的背叛之事,不主动自首,还想要掌门师兄装着不知道,耿少南,你们师徒的脑子是怎么长的?”耿少南突然吼了起来:“背叛?我师父是背叛,那你的徐师兄是不是背叛?他勾结妖女,祸害武当,造成了武当这么大的损失,你说过他一句没有?如果这事是你的徐师兄做的,你还会这样义正辞严地骂他吗?”何娥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,声音也有些结巴起来:“我,我当然会骂他,谁,谁要是伤害了武当,我都会骂他的。 这是我作为武当弟子的本份!”耿少南冷笑道:“本份?徐林宗勾结妖女,把武当害成这样,当时连我都不知道紫光师伯是死在我师父手上,还以为是妖女杀的,这点跟你是一样的,可是徐林宗放不下跟妖女的旧情,自我闭关,就是想要逃避,你当时对徐林宗是怎么做的,每天给他送饭送菜,天天鼓励他,想用你的柔情和爱意让他回头,你对他的这些感情,什么时候给过我半分!”何娥华闭上了眼睛,喃喃地说道:“因为,因为我的心里一直是只有徐师兄,我也恨他把武当害成这样,但是,但是我就是狠不下心来怪他,我知道,他只是给人欺骗,一时受人利用,本性是不坏的,只要他的脑子能转过这个弯来,就会杀了妖女,完成救赎!”何娥华睁开了眼睛,直勾勾地盯着耿少南:“可是你跟徐师兄一样吗?你总是怪我偏向徐师兄,但你自己做的又是什么?徐师兄最多是给人利用,不敢面对,你却是主动地伤害武当,你师父杀紫光师伯,你是不是帮凶!要不然以紫光师伯冠绝天下的剑术武功,你师父当时受了伤,又怎么可能伤得了他!”耿少南摇了摇头:“不,我没有伤害紫光师伯,那天晚上我和你在一起,我们一起进的院子,进院子的时候,师伯已经倒下了,我们当时还以为是妖女下的手,你还记得吗?”何娥华咬了咬牙:“你也是从山门那里跑进来的,我哪知道你是不是得手之后再跑了一圈回来的!你给我说实话!”耿少南叹了口气:“你从来都不信我,徐林宗说什么你就信什么,但我说什么,你都不会信的。

罢了,既然我说过,今天会对你交代一切,就不会再骗你,也不会再隐瞒任何事情。 当时的紫光师伯,是和变了身的屈彩凤生死相搏,最后跟屈彩凤力拼一掌,给震得无法行动,元气大伤,我师父这时候趁机下手,一剑刺穿了他的心脏,可是紫光师伯毕竟内力深厚,一时半会儿断不了气,这时候我们冲进来了,我师父怕事情败露,就在手上下了毒,强行灌进紫光师伯的嘴里,所以师伯的死状,表面上看是一剑穿心,但脸色嘴唇发紫,是明显的中毒症状!”何娥华的眼中泪光闪闪,失声痛哭道:“你们,你们这些恶贼,这样,这样害掌门师伯,可曾,可曾还有半分人性!师伯他收留你师父,几十年来当成亲兄弟一样照顾,你们这也下得了手吗?!”耿少南的神色变得黯淡,喃喃地说道:“也许在你眼里,他们师兄弟的感情很深,但我师父后来说过,几十年来,他一直是给紫光师伯打压,针对,就象徐林宗和我的关系一样,表面上看很好,但实际上我们是给夺走了本应属于我们的一切,你觉得这就是对我们很好了?”何娥华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就因为不给你们当掌门,不助你们夺位或者是复仇,你们就要对几十年的亲人,兄弟下这样的毒手?耿少南,你的良心是不是给狗吃了!”耿少南的眼中泪光闪闪:“我师父杀害紫光师伯之事,确实无法辩解,但从他的角度来考虑,不能因为一个紫光师伯就坏了多年的复仇大事,所以他虽然内心有所愧疚,却是无怨无悔,他跟我说过,一旦大事得手,他会在紫光师伯的坟前自刎,还他一命!”何娥华扭过了头,冷笑道:“你觉得我还会信这样的鬼话吗?耿少南,我爹只怕是因为察觉到了你们的阴谋,才会给你们害成这样了吧。 ”耿少南闭上了眼睛,深深地呼吸了一口,睁开眼,缓缓说道:“打伤你爹,喂他吃下僵尸粉,把他变成现在这样的,是我自己!”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本月热点

网站地图 | 由文学赏析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 Copyright © 2006-2019 文学赏析_文学月刊_诗歌期刊www.hy550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